筑地市场搬迁倒数百年咖啡厅「爱养」最快4个月后熄灯

筑地市场搬迁倒数百年咖啡厅「爱养」最快4个月后熄灯

8月上旬的东京,正迎接着连续14天的降雨锋面,天空阴霾,雾气盘绕,早晚的凉意有时甚至偏冷。这天清晨,我跟着筑地市场的鱼贩师傅们,一起在「爱养珈琲の店」的吧檯边喝着热腾腾的咖啡牛奶。

吧檯边散落坐着头绑着毛巾、脚套着雨鞋的鱼贩师傅们,热咖啡送到桌前,他们还是各自埋首在摊开的报纸里,几分钟后才拿起小汤匙慢慢搅拌咖啡,这是他们从天还未亮就开始忙碌的休息片刻,清晨的卖力叫喊在此得以小歇。

「爱养珈琲の店」位在筑地场内市场区域,原本来用餐的多是市场里的人员,近几年来复古似乎成为风尚,许多观光客慕名来欣赏老店风采。「爱养珈琲の店」就像筑地市场的员工咖啡店,常见老客人头绑工作用毛巾、脚上穿着雨鞋,来此喝咖啡喘口气,这里像他们的合作社,也像社区活动中心。

咖啡吧檯里有一个银色桶子保温着一大桶咖啡,不管是点「热咖啡」「热咖啡牛奶」都是从这只保温筒里流出,店里还提供「热红茶」、「姜汁汽水」、「柳橙汁」等,另有「烤吐司」和「白煮蛋」。

爷爷年纪的咖啡师端来热咖啡,再递上装有无糖炼乳的银色不鏽钢壶和一罐白糖,他送来无糖炼乳时,对我比了一下架上的北海道雪印炼乳罐,试着说明内容并解释该怎幺喝,比手画脚的咖啡师爷爷的神情及动作很可爱。

热咖啡上桌时,会另外送上不鏽钢壶,里头装了无糖炼乳,由客人自行调整风味。爱养的热咖啡装在银色保温桶里,每天在别处煮好再送到店内,在现今手沖、现煮的咖啡新浪潮里是较少见的咖啡店风情。热咖啡杯都放在热水里加热,热度十分烫手,目的在维持热咖啡口感。

刚送上的咖啡杯因为放在热水里加热温杯,第一时间居然烫手到难以拿取,我现在能懂为什幺坐在我身边的鱼贩先生会任咖啡放在桌上一下,好整以暇地读了几张报纸,才慢慢搅拌热咖啡。

刚刚已在市场吃了鱼鲜,来这里再一份吐司配咖啡準没错。咖啡师取了从机器里烤热跳上来的热烫烫的吐司,一半抹上草莓酱、一半抹上奶油,挥动刀子「涮涮涮涮」4刀下去,土司均分为8块,装在小白碟里推到你的桌面,说真的,你在家也可以自己烤出这样的吐司,但在这里配上热咖啡,就是很对味。

装在薄透的玻璃杯里的咖啡冰淇淋,让人打心里喜欢,期待赶快要吃一口,快吃完时又捨不得。坐在吧檯边可以看到咖啡师在吐司上抺奶油,还可以听到快刀切下时传来「涮涮涮涮」的酥爽声音。爱养的咖啡牛奶和白煮蛋,装盛摆在桌上的样子有点复古,很有风味。直立在蛋杯上的带壳白煮蛋送来后,洒盐、用小汤匙挖着吃,是很古典式的吃法。

爱养的年纪比今年82岁的筑地市场更年长。筑地市场的原型是在距离现址约2~3公里之外的日本桥鱼河岸,爱养当时已在那里陪伴鱼贩师傅们,后来该区受到关东大地震摧毁,1935年时,爱养和鱼市场一起搬迁到现址,爱养第三代岩田夕子说:「在筑地已有82年的爱养,实际年龄已有100多岁。」

虽然搬迁时间一再延宕,但终归还是得要搬迁到丰洲市场的筑地市场的变化,将牵动几千万个商家和整座东京的吃食文化型态的改变。

「会跟着搬到新市场再重新开张吗?」我问。

岩田夕子摇摇头说:「不了,这里最快年底熄灯,要不也是明年。」

「啊,太可惜了,客人们会捨不得吧。」我感叹。

「嗯,但市场要搬,我们也没办法,老闆娘(指她的婆婆)在搬去新市场后,想把店转型成为天妇罗料理。」岩田夕子说:「一切都会改变,时代不同了。」

咖啡吧檯里的墙面一排旧咖啡铁罐、各式杯子、录音带和收音机,一面墙就是一个世代风景。咖啡师工作空档转身为录音带翻面再播放,录音机流洩出的是日文老歌旋律。

咖啡店是市场里的它者之域,来此的人们藉此翻转或想像其他身份。像是市场的劳动者来此休憩,隐遁进入安静的世界;本来从事经济活动的商贩们来此喝咖啡时转变成消费的角色;多数时间都在拚搏生意的老闆们,在咖啡时光与其它摊商并肩交际友好。

这间又像「员工咖啡厅」,又像「市场里的活动中心」的老咖啡厅,扮演着多重角色,它的转型或消失,都正预见筑地市场的去留带给东京的影响。

在爱养喝着咖啡时我心想,筑地市场确定搬迁,下次待我重回旧地,此时此景已不在。82年来一直在筑地市场内场的爱养老咖啡店,以咖啡、吐司等简单的食物,温暖劳动的鱼贩师傅们。爱养老咖啡店菜单简单,但百年身世风姿绰约,见证了全日本最大鱼市场「筑地市场」的一路风华。爱养珈琲の店地址:东京都中央区筑地5-2-1(6号馆) 电话:+81-3-3547-6812  营业时间:凌晨03:30~12:30,週日与市场公休日公休。